主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盘门城墙的情结

2021-10-30 06:37:39 来源:长安文学 点击:23

盘门城墙的情结

老苏州们都知道,有个“三关六城门”。

我喜欢城门,有城墙,可登城楼,“一览众山下”的感觉很美。

至于“三关”,只对“铁岭关”感兴趣。因为苏州民间有个古老传说:在春节年初头上,去铁岭关走一走,命运会好转,什么“关口”都能轻松跨过。另外两关,一是“浒墅关”,一是“金阊关”,我倒是不太关注。

苏州的“六门”,有些还保存着城墙,比如说:娄门、盘门、阊门,而另“三门”指的是“胥门、葑门、齐门”,城墙倒是没有见到。

小时候,感觉苏州城市很小,坐在父亲的自行车上,转一圈就是玩了一个城。

近几年有个“苏州环古城河健身步道”,一圈也就15.5公里。我没有一次性走完全程,分几次走,也算走完了整个健身步道。走累了就爬上城墙歇歇脚,点一杯绿茶,倚靠在城墙边,极目远眺,小巧的苏州城尽收眼底。

登过几座城墙,而我特别喜欢“盘门”,因为那里有新城墙与老城墙。有水陆城门,这是苏州特有的,乃至全国唯一的。

盘门离我家不远,也就二、三公里的样子。每年的“端午节”,那是必去的。凭苏州市的身份证,可以当天免费入园。因为那天有个活动,是纪念伍子胥的。

从东大街进入盘门景点,首先看到的是“瑞光塔”,那是一座八角型七层的古塔。曾经买票上去过,不可能登到最顶层,只在第五层处看看盘门的全景。“盘门三景”指的是“吴门桥”“盘门城楼”和“瑞光塔”。在瑞光塔可以看到吴门桥与盘门的水陆城门全景,以及苏州古城的全貌。当我看到塔下的人群在涌动时,便急急地下来。

随着众人,直奔“伍相祠”而去。前几年,还能进祠近距离地观看整个仪式,后来只有伍氏族亲才可进“伍相祠”。站在门外,远远地看着,仔细地听着全过程,然后默默地向伍相鞠躬后退出。

出了“伍相祠”,不远处便是城墙。每次去盘门,总会留下大部分的时间去城墙转转。

随着斜坡抬阶而上,那古老的砖墙,满眼一个“旧”,还有城墙上的幡旗,我也不记得写的是什么了。

看着身边的“城砖”,说是个宝贝,曾向民间征集过,而我并没有看出什么奇妙来,也许这是留给专业人士的。

城楼并不高,也就五米的样子。这里有新城墙与旧城墙。旧城墙,我第一次来,是四十年前的事,与男友在夏日的傍晚悠悠地登楼浏览,清风拂面,情意绵绵。那时,景点还没有要门票。后来在1986年,市政府在陆门城台原址重建了新城楼与新城墙。

新城楼匾额上写着“水陆萦回”四个大字,取“水陆相半,沿洄屈曲”之意,在这里拍照的人倒是不少。据说以前城楼上还悬挂着木制蟠龙,所以这盘门也曾叫做“蟠门”。

城楼下是一个半圆型的洞门,这便是盘门的陆城门。我曾无数次骑车从洞门下穿过,好奇心使我与男友上楼来看看。

沿着城楼转一圈,城墙不长,也就三百米左右。

看城楼,陆门有内外两重,并错置,高度不一,所以成了新旧两座城墙。内城墙是旧城墙,外城墙是近代改建。在旧城墙处还能看到当年的古炮,还能看到水城门的开关,一个阀门,还有个叫“盘车”的物件,用来提升或关闭城门的。那些锈迹斑斑的物件,我试了试好沉,根本提不动。

曾听父亲说,他年轻时,苏州的城门有时间点的,什么时候关什么时候开,全凭着那个城门。想来,这些城门在古代的战役防守上立了大功。

登城楼看城墙,主要看的是旧城墙。旧城墙上砖墙很有看头,有三道砖拱构成,好奇的是第二道拱转换成九十度砌成,很是佩服古人的智慧。书上说,这是“二丁一顺”砌法,这是专业术语,我也看不明白。在这旧城墙上,曾与男友找寻着当年留下的子弹孔洞,那是特定年代的两派相争留下的印记。摸着城墙砖,想着我小时候,大哥和二哥各为一派,见面就拔枪的样子让人害怕,闭上眼,忘了吧。

旧城墙的西侧,能看到一条小河,河不宽,水也不绿,很普通。有一次,我独自倚墙而立,晒着太阳,闭眼沉思时,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看到一美女导游带着一众人来到身边,导游指着那条河,对众人说,那是《西游记》里的“子母河”。并开玩笑地说,等下哪位想求子的,可以去喝那条河的水。说完众人大笑而去。

我再次抬眼看去,这条河怎么也无法与“子母河”联系在一起,河两岸“人家尽枕河”,青砖黛瓦,哪有《西游记》里的气派。罢、罢、罢,就信她一回吧,我笑了笑。

转身,走几步,便能看到“水城门”,有个巨大的闸门,在旧城墙上有盘车可控制行人与船只,当然也是设防守城的要口。水城门上爬满了绿植,让人能联想、能感受到古色古香,与城楼互衬互映。

也不知来过盘门城楼多少次了,除了每年的端午节必来之外,还有一次,我是特地买票进来看的。

那是2015年的6月底,连月的大雨下个不停,盘门城墙的东侧景观城墙竟然倒塌了。

我从新闻上得知消息后,次日便独自一人去观看。想着,是不是这盘门的城墙从此便是残缺的了?

进了景区,直接来到倒塌处,只见坍塌的城墙介于外护部分,在城河和内护城河之间,而坍塌的地方,泥土全部裸露出来。临内护城河一侧的墙体几乎有一半坍塌了,观看的众人皆呼可惜、可惜。

站在坍塌的墙体外围,远远地看着这段城墙,心里感觉到有种失落,这经历了元明清三代才陆续修建的遗物,怎么能就这样完结了呢?好在苏州政府经过施工建设者利用两年多的努力才修缮完好如初。

盘门城墙的情结,时常在我心头萦绕。苏州古城墙,也是老苏州人一辈子的情结。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西安市治疗癫痫好医院
郑州癫痫到哪里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