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呐喊_4

2022-03-30 21:35:49 来源:长安文学 点击:10

一言,难述心中离殇,一曲,难吟心中悲恸,一表,难明心中哀愤。恍惚间,转身,辗转人群间,摸索着,人的七情、六欲占据了所有,跌跌撞撞,甚而鼻青脸肿,也无法,抹却,这世界愚昧于我的,印证。我,眯着眼,仰头望,远方的天,渺茫而旷远,寂静无垠,只想对着这个世界,呐喊!

不曾细数肩上发丝几何,那是,难以数尽的存在,恍若那执着消逝的寸寸光阴,亦是难以数尽的存在。然而,聪明的人儿,在某个未知的时刻,细数光阴,从懵懂混沌的存在跨入时空的存在,而我,循着先辈的足迹,在虚渺的存在里,恍若深海之游鱼,摇摇摆摆,不知所从。脚下的路,经物欲的冲刷,晃了我的眼,我木然的杵在路边,思考着:何去何从。纷乱的背影,匆匆的步履,繁琐的行囊,刺激着我那敏感的神经,我,终究脆弱了,转身,寻了片绿荫,携书,静静的,享受光阴从指间滑落的潇洒。

阅尽星云万变,胸中,层云叠嶂,转头,望向那纷繁活物,心中,已如深潭般清冽,淡笑,低语:众生百态,我固守己心。自成一态,是“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凌云壮志,是“百川东到海”的洒脱睿智,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不羁世俗,是“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明朗存在。这,世界,是心的使然。

忆起书海中偶然遇见的那几页黄纸,它们在静谧中谈论着人的原欲、原恶,亦阐明:万恶懒为首。我顿悟,不是世界在疾驰,而是,那聪明的人,在偷时间,在主宰生命,在有生之年,做了件不平凡的事,所以,他们感到自己似乎已成就了自己,找到了自我的存在意义,便纸醉金迷,沉溺于百年的闲暇,永远也无法超越生命。在这茫茫人海,我是什么?不自知,或许在临死之际,我会略知,但,这,是可悲的存在,是生死一遭的怅惘,是百年碌碌的无为。这,是人性的劣根性,是俗人无法摆脱的致命的毒,是噬人心魂的撒旦,纵然是那般可怕,却依然有可爱的人儿为此呐喊,为此熬尽心血,只为让这个世界,更加清明。我深谙:古来圣皆寂寞。在世间徒步,懂我者,何人,知我者,何人,我静心伫立,只为来人,持一手春风,拂去人世落寞。

聪明的人儿,停下来,小憩,静心,明目,再踏征程。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哈尔滨看癫痫病可靠的医院
癫痫病能够完全治好吗
武汉市的癫痫医院是如何治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