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如果可以重新来过

2022-04-15 17:02:51 来源:长安文学 点击:9

在医院,躺着的他费事地转过头去望着妻子,妻子已经熬在医院两个月了,还不到三十五岁的她,头上已经出现了白发。他有些愧疚地看着妻子,这些年,她受苦了!

生在偏乡僻野的他,父母在“砸锅卖铁也要供他出去”的目标引领下,勒紧腰带让他读书,小学,初中,高中,一路走来,家里负债累累,为改变贫穷的命运,他发誓头拱着地也要考取大学,常常用手电筒在被窝熬夜学习到12点多,以致于高考前体检他的视力由中考时的1.2变得只有0.2。终于,他成功了!他考上了省城的师范大学。那一年,才四十五岁却已满面皱纹的父亲脸上笑开了花,特意杀了一头养了一年多的肥猪请乡里乡亲吃喜酒,村子里还召开村民大会表示庆贺。乡亲们这家十元,那家二十的,凑出了他第一次去报到需要交的学费,自此,他四年中再没有要过家里的钱,靠着做家教,靠着在宿舍楼扫卫生挣着自己的学费生活费。

满怀希望等着毕业分配,家中没有门路的他去了一个距县城七十多里路的乡下中学,而那一年和他一起去教育局报道分配的同专业的两个专科生都留在了县城,一个去了县一中,一个去了县二中。后来,他听说这两个人中一个是副县长的外甥,一个是县委办公室主任的小舅子。对于大字不识几个的父母来说,肯供自己读书在农村已经是很开明的了,以后如何发展只能靠自己。毕业一年后他结婚了。在偏僻的乡村,有点姿色的公办女教师都嫁到了县城了,他的婚姻也只能满足父母的期望早成亲让他们早安心而已,于是既无门路又无经济后盾的他和一个代课老师结了婚。转过年来,孩子出世,生活便窘迫起来,赶上上面一刀切,妻子代课的职位被取消。他没有办法,只好给妻子去进些学习资料等在学校卖给学生,捎带着给学生洗衣服,一件床单一块钱,一件夏天的衣服五毛钱,勉强度日。经常是捉襟见肘,连父母那儿也拿不出钱孝敬,只敢逢年过节回回家,因为那时学校会分些过节的礼物,可以不用自己再掏钱买东西给父母。他不甘心,自己一不傻二不残,为何就该居人之下穷苦挨日?他决定凭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

他开始决定考研,父母都反对,因为他们年纪大了,不希望他再远离父母。妻子很支持。这时,学校的伙房、商店开始对外承包,妻子很想着去承包,但是伙房一年要交四万元承包费,需一次交清;商店也要交一万八千元承包费。对于一个月挣二百六十元的他来说,这是天文数字,他即使去借也找不到亲戚借。这时,学校领导为了实行竞争,也为了给教师家属谋点福利吧,让教师家属没有工作的可以自己出来卖饭,学校一个月收60元的管理费。手擀面手艺不错,浇卤调味也味道特好的妻子就报名了,于是,孩子送回了老家,父母要一边管理农田,一边给哄着孩子。到了苹果要打药时,只好把孩子托付给邻居。他一直很内疚,所能做的也就是周末回家帮着父母狠命地干农活。那时一个周仅仅歇一天,他一到星期天就四点钟起来,骑着自行车四十里路,每次回家也只敢捎五块钱的烧肉或者割一斤生肉拿着。还有孩子的吃喝,买不起十几元的一袋奶粉,只敢买三元一袋的的豆粉。在家中,看着父母辛苦得日益佝偻的腰,他常常恨自己无能,不能给父母一份舒心安逸的生活。这,更增强了他要改变自身命运的决心。于是,在上晚自习的时候,他布置完学生自修的内容,也搬了一张小课桌放在教室的最后角落,一边看着学生自习,一边自己学习着考研的科目。当学生下了晚自习,他又在办公室学到半夜,因为回家妻子总是把电视声音弄得很小,他不忍心妻子白天做饭卖饭那么辛苦,夜晚看个电视也不爽快。

功夫不负有心人,大半年的努力,他终于如愿以偿。他考上了公费研究生,一个月生活费有国家供给,买书籍的花费他靠给两个高中学生辅导英语自给自足,家中人情往份的花销还有孩子的抚养靠妻子在学校卖面条打发。妻子做的面条劲道大,学生吃常了都知道好吃,于是,妻子的面条由原来的一大饭盆增到两大饭盆,有时还寄点钱给他,让他别亏待自己。他在导师的六个研究生中是最出色的,并且,经历了几年社会熏陶,他比刚毕业的学生多了些世故,他会经常拿着家教挣来的钱去系主任家拜访,不动声色地捎点寻常的水果,聊几句家常,从中获取一些信息。那一次,他听说系主任的妻子在校园开的小卖部要进汽水,他忽然想起自己的高中同学在这个城市汽水厂是销售科长,于是便设法打听找到那个同学的家,狠下决心给同学的儿子买了价值二百多元的玩具枪,那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啊。买了以后,心里也难过了许久,自己的儿子三岁了,从未给他买过任何玩具。他心怀酸涩但仍拿着玩具枪去拜访了同学。同学读高中时就很佩服他,所以,一再留他吃饭,还很热心地说,有困难,就找他。结果是,他以出厂价拉了一车汽水给主任夫人的小卖部,每瓶便宜一毛五分钱,一车汽水一万瓶,主任夫人除了原来的利润额外多挣一千五百元,于是,他深得主任夫妇喜欢,以后就包下了主任夫人小卖部进汽水的活。当他要毕业那年春天,他家乡的地级市来选调优秀生,主任毫不犹豫推荐了早已是党员且学业优秀的他。

如愿以偿,他进政府部门了!尽管进的部门是政府中的清水衙门,但他依然很高兴。进了政府不到半年,他又赶上单位福利分房的末班车。他分到了一处四十多平方的一楼住房,原主人分到了更好的房子,这个房子原主人曾花了四万多元装修,把一楼的天井全部用铝合金和玻璃钢架变成了暖房。这样,房子的实际使用面积也有近80个平方。地面是木地板,墙上贴着瓷砖,这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华丽房子,即使在读研时去系主任家,也不过房间稍大些,是水泥地面而已,他一分钱不用掏就可以住现成的,他踌躇满志,准备争取早日被提拔,他可是所在部门十几个人中文凭最高的。记得报到时,市人事局长热情地拍着他肩膀说:小伙子,好好干,前途无量!进了xx部,他才得知,是那个上面的红头文件要求每个部门文凭必须照比例搭配。他是幸运儿,赶巧市政府出台政策,他就被组织部选中。否则不知要花去多少冤枉钱。

单位十六个人,除了五个正副部长,再有办公室正副主任各一名,还有三个科长,剩下的还有两个老油子,他们岁数大了也不再追求继续进步了,所以工作吊儿郎当,几乎在赋闲。他和早他来的两个本科生及一个和他同时来的本科生成了工作的主力。在单位,他很有眼色,天天早上班,把部长室、副部长室的卫生打扫好,打满开水,然后再收拾自己所在办公室的卫生,其实,他也明白,这只是给领导一个好印象而已,要想进步,非得拿“老人头”去轰炸不可。

单位经常接待上面下来的人督查工作,特别是“五一”、“十一”这些时候,这个滨海城市的优美环境让此类接待更繁多一些。每次跟着科长一起去迎接上级领导并为他们接风,他就更感受到了权力的重要。下属们鞍前马后地忙碌着,招待好了,单位受表扬,大家都沾光。那次创文明城的检查过后,部领导给大家一个人发了一千元的购物卡。每顿饭,一桌子美肴,而贵宾们只象征性扦点,最后桌子上剩下许多几乎没有动的菜肴。每次他都很心疼,每次趁着宴席主角们忙着敬酒套着近乎拉着关系时,他拼命往肚子里装那满桌子的好菜,但肚子毕竟有限,好多时候都想打个包捎回家给从未进饭店开过洋荤的儿子吃,怕人笑话,不敢如此,况且因着他猛吃的饿相已经被同事瞧不起了,只好心疼地作罢。

儿子的班主任打来了电话,说他儿子普通话不好,和同学也不入群,要找他谈谈。他很懂事地拿了单位发的一张雪糕票、一张鸡蛋票去见老师,耐心地听那个老师叨叨了半天与儿子有关的事。他知道,不怨儿子,刚从乡下进城的孩子,又没有上过学前班,普通话不好,做学生的规矩也不太懂,很难这么快融入集体。他想起自己当初进县城一中读书时的自卑,好多情况下的自卑是源于贫穷,他要努力打拼,不让儿子再和他当初一样。他客气地对老师说着“多多关照”,然后把两张票硬塞给了那个老师,老师坚辞不下,只好接受了。次日接儿子放学时儿子兴奋地告诉他:“爸爸,爸爸,今天我得了一朵小红花,老师表扬我字写得端正呢!”又隔两天,儿子说:“今天,老师重新安排班干部,我当了一小队的小队长了!”看着儿子兴奋的样子,他感触万千,儿子已经不再是初来城里的畏畏缩缩的自卑样了。

单位组织到赤峰考察,他不明就里,觉得怎么尽往那个旅游点跑而不去政府相关部门洽谈工作?夜里,向一个屋子早他一年来的小赵随口问了句,小赵笑了:“书呆子,叫考察比旅游好听,旅游公家会给报销吗?”他恍悟。晚上睡不着,起来到宾馆外面走走,走出几步,看见副部长屋子的门没有关严,有熟悉的声音传来,是办公室副主任张林桦的声音:“林部,我来这个部已经十二年了,来了两年就提我为副科级的办公室副主任,十年过去了,还在原地踏步,比我晚来三年的郑浩都是正科了,林部,有机会您老得帮我。”林轩副部长,部里管人事的,挺看重张林桦,据说,张林桦就和林轩部长的儿子一样,林部家中有什么体力活总是他冲在前,过年分年货,张林桦总是和司机一起亲自把一箱箱一袋袋的年货给林部搬到四楼。他听到林部说:“别急,这就有好消息。市里给我们部一个副处级调研员的名额,尽管是闲职,但是级别高,工资就涨,而且再进实缺的机会多。这个名额会在那三个科长一个办公室主任中产生,不管谁上,倒出来的位子就是你的。你有时间往一把手刘部家走走。我这儿,肯定支持你的。”“谢谢林部,谢谢林部,我升科长了了绝不会忘记您的。”听见脚步声走向门,他忙紧走几步闪进厕所。

夜里他失眠了。谁不想进步?可是自己一无背景二无靠山,如何会和人家一样飞速升迁?他冥思苦想,在本部内提拔靠着熬要轮到他恐怕是猴年马月的事。三个科长,油水最肥的那个科的科长据说是一个副市长的连襟,他不会倒出这位子。其余两个科长和那一个办公室主任势均力敌,不知会鹿死谁手。他们竞争呢激烈着,自己该不该也去趟一次这浑水呢?

一夜无眠,白天去风景区游玩,他也是一肚子心事。该怎么办?想行动一下,但是可惜是没有经济后盾。他一时想不出好办法。为时一个周的真旅游假考察结束,每个人都收获颇丰,提着背着自己买的、招待方发的纪念品满载而归。回到家中,借着好心情,他领着老婆孩子去吃了一顿烧烤,把儿子欢喜得不得了。看着儿子欢呼雀跃的样子,他心中有些微酸。作为父亲,他该努力为孩子打拼出一片无雨的天空,可是自己已经很尽力了!最近这个单位人事调整的机会,自己能抓住吗?

半个多月过去,一直没听见人事任命,看来竞争甚烈。他有些释然,自己无戏,尽管工作上论业务是自己在挑大梁,但仅凭业务能力没用。不是有人说“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你行也不行”吗?他放下此事,继续着原来的生活。

那天上班,上午他去了下属单位办了点事,办完事天还未晌,他又回到单位,因为中午他一直是不回家的,在单位可以享受实际价值十五元但只需个人交五元的福利午餐,有一荤一素加馒头或大米,有时还包饺子或包子。一进办公室,就听见办公室议论纷纷,这个说:“啊呀,原来的房子面积抵消,剩下的自己掏钱,那样不是谁原来的面积少谁吃亏吗?”那个说:“一样的,职位高的原来面积大,现在分的也大;像我们原来面积小,现在也小。反正呢还是论资排辈。”他一问,原来,市政府在依山傍海的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开发了新的住宅区——鹿鸣怡景佳苑,要把政府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全搬过去。最小面积是100平方,副科可以选120平方,正科140平方,像正处副处则可以选160平方以上。原来的住处的实用面积可以扣除,然后剩余的面积每平方需掏五千元,而市场价那个地方已达到一万元。他心中顿时感慨万分,很感激原来的房主把一楼院子近四十平方圈到了屋子里面,这样他就可以省近二十万哪!按照规定,他只能选100平米的,扣除现在居住的近八十平米,他只需交二十多平米的钱,真是有福不用忙,无福忙断腚肝肠!他兴奋得哼着小曲回到了家。和妻子如此这般一说,妻子也很高兴。妻子心思细腻,说:“搬来时,我就觉得不好意思,人家王部长家里修建得这么好,我们一点表示也没有,愧疚得慌!”夫妻商定去表示一下感谢,于是,他买了一千元的购物卡又提了点时令水果去了原来的王副部长家。因为交接钥匙,他留有王副部长的手机号,所以不费事找到了王副部长家。他有些羞涩地说了自己的来意,说一直很抱歉,因为住着王部长辛苦收拾的房子却没能力表示,然后拿出那个卡。王部长含笑听着他的叙说,说:“我知道你的家境,奋斗到今天已经不容易了。好,你的心意我收下,那个卡留着给孩子买点学习用具吧,农村出来的孩子走到今天不容易,我也是和你一样靠自己打拼到今天的。”看着他的真诚,王副部长又问,你们的单位要提拔一个副处级调研员,名额确定了吗?你没动弹一下?王副部长因为年纪已大,已去了人大挂了个副主任养老了,前不久听人大主任开会提到各个单位将进行的人事安排。他忙谦恭地向前辈讨教。王副部长,哦,不,王副主任意味深长地说,你们单位一把手推荐你最好不过,另外组织部的部长那儿负责向市委提供名单。他忙讨问组织部长的爱好兴趣。和王副部长相谈甚欢,最后他意味未尽地离开了。心中暗念:与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啊!

治疗癫痫病最好办法
癫痫发作后该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