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白首

2022-03-30 22:23:31 来源:长安文学 点击:4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愿闻一人语,朝暮共白头。

话别姑苏城前慕容氏,脂胭姹红油纸伞,烟雨蒙蒙一梭舟,城下贵以烛红花开。

固有慕容姑苏氏,唯瞰阑干两眼互以酌情,却不得越以城外遇姑苏,姑苏不得进以城中慕慕容。两眼相望,维维失望。

第二年城开,姑苏入城,带以薄礼为慕容,城下花又开,可慕容也早已逝于人海,不见茫茫。

三年后,城再开,姑苏又入城,可见眼角已起眼睑,发丝些许泛白,城下花再开,慕容附以书信寄姑苏,却道姑苏已在城之下。两眼相望,终得圆满。

自道桥外鸳鸯渡,一雌一雄好喜水。向空外,莺啼幽寂,柳杨花开,浮萍点点,似鸡似鸭却道鸳鸯,两两相伴,雌前则雄后,雄浮水下雌尾随其后。啄以米食,好其游乐,欲以其伴左右。

当空阶泛碧,忽夜风起,雨欲与狂风而作,其若一伴离失,为伴者自当慌乱,着急不以。若一者离世,另一也岂难活。自是鸳鸯相伴,宿宿双飞。

爱意也是黄昏独自愁,爱意也是久长时,怎岂朝朝暮暮。爱意也是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不论鸳鸯,还是慕容,若待遇见,只愿岁月静好,普渡有缘人终成眷属。


四川癫痫病专科医院哪里最好
小儿癫痫能不能治疗好
昆明哪个癫痫医院治效果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