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雨中的思念_1

2022-03-30 18:14:19 来源:长安文学 点击:0

(一)清明雨纷飞

半空的雨落了,在布满尘土的空中徘徊了多时,终究还是归于地面。似乎这些雨水,与这个清冷的节日是相吻合的。在青冢堆里,远处是一片片遗落的纸屑,那些有着烟火萦绕的地方,也就是在此刻能被人们所想起,在将要独行的那一刻,很多人都是挥泪痛哭。

自己也不记得那些时日是怎么度过的,而后的日子渐渐的就会被生活光阴冲淡。多少疼痛是不分昼夜而兼程着,大多的日子是心怀愧疚地永存着,没有谁去惦念着一个故去的人如此钟情,在生与死的转折点处纠结。

这个节日多少是清冷了很多,即便在许多人眼里也是踏青的好日子。让我纠结多时的是,没有什么事情比居于室内不得走动更痛苦的事情了。两天的光景都在仰望着上方的天花板,在凝视的时候,脑海里的世事浮沉似乎像过山车一样,在眼前飞速地穿过。

喜欢安静的人,似乎会觉得上帝赐予的这次意外之祸是一种奢侈,没有过多地思考,没有过多地等待,一些都在猝不及防的时刻发生了。看着那些惨淡的景象,如同自己从恶梦中惊醒。也许自己是该清醒了,在不能让自己头脑清醒的时候,这以一种生命做契机的方式也许是另一种特殊的安排,终究是让自己有了一回醍醐灌顶的彻思,并且留下了遍体鳞伤。在隐痛的背后,还是无所谓地努了努嘴,想来,我自身的这些疼痛比起那些亲人的离散简直是不足挂齿的。

沉睡在地底下让人悲缅的灵魂,和人间的人们同沐日月之光,同饮江河之水,同席大地之床,同撷山水之友……没有什么是是非非,隐隐痛痛。阴阳何时两隔?人们缅怀的是一种情愫还是一种未曾涉及的梦想?如同每年人们都会祭奠张国荣的死一样,祭奠着每个有着同样美好而绝佳容貌的每位逝去的明星呢?也许张国荣多的是一些个人的魅力和一些《倩女幽魂》里些许的柔情浪漫罢了。

听说公园内的两株樱花一如既往地开着,雪白的枝头依旧是那么圣洁。等我去之日,已经满地落英缤纷了。“落花随着流水去”,每年的胜景不仅仅在枝头,那些顺着河水流去的花瓣在寻觅着属于自己的处所。即便有些时候,被急流所吞没,被流水抛至岸边,或是流入一些死角之处,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腐烂的气息弥漫整个水面,或是等待着清明时节的一场酣畅淋漓的雨,将自己再度抛掷江心,送入归途。

每年适逢清明节家里金鱼缸都会重新换一些金鱼来养,不是因为这些生命到了一年就会死去,而是有些生命的周期永远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顽强,即便是一粒小小的鱼食就会促成它过早地离世。即便是中途归天,也不会有任何心思去让其复生。有些事情是甘愿,没有任何回报也无需任何回报,只是心里是纯真的,美好的……

有生命的东西都是趋于完美的,如同赏一髻白雪,沐一缕春风,来得那么自然和惬意。这句唱烂了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诗句,如今我依旧吟唱着。景与人不能同步,已经是既定的,但是那些苍老的迹象没有谁能逃脱岁月这把锋利的剑。只有生存在大地的物种与天地同悲同喜、共生共灭。

(二)暮春雨绵绵

清明节过后,迟迟而来的暮春时节的春雨终于降临,上苍的哭泣给这个季节多少带来了些许的苍凉,看惯了一些世俗的理念,也就不会再多想一些该与不该做的事情。忙碌的时候,很少会用缜密的心思去揣想一些过往。那些远处的高楼已经不能代表一个时代的导向,那些盛开的牡丹,惹得众人瞩目之时也不过是,一时的光影,谁能看着一棵树的终老,谁又能等着一朵花绽放?

用时间去衡量的人或物质的本性,都需要面对面,耳贴耳地亲近。往往失去的就是自己被忽略的细节,由此变得始料不及。喜欢码字的人,大多都会将文字作为心灵情人,那么这个情人至少是忠诚的,没有半点欺骗的成分在里面,只要你认真地对待它呵护于它,它就会不断地给你惊喜。可能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些只不过是一个人心灵自我对白的形式罢了,然而,这种需求,在这个繁杂的世界里,对于某些人似乎已经是不可或缺了。

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看那本宋词了,每次看的时候,都会随着作者的文笔游走,仿佛穿越了时空隧道,站在一边看着那位临窗而坐的才人,拂袖、执笔时的情景。许是,有了一场约定,只是每次都需要那么地投入,看久了就会在这文字里生根,触摸着笔者的每一丝毛发,聆听他给予自己那些不曾遇见的光景,只因这些陈年的往事,随着春雨一同被大地所吸收了。

大地是会呼吸的,他老人家轻轻地呼气,吐气。那些勤奋的人们用文字撒播在这块深沉的土地之上,历经着一个个不曾忘怀的节日,也看遍了四季的风雨,也目睹了春华秋实的繁盛。也许是因为,大地与四季是有约的,那些约定只是懂他的人,才能在其肌肤之上享受着一份惬意。

营养地汲取似乎不仅仅于此,在一些自己钟情的事情里,都会不断地怀想多时,即便没有明月高挂,没有杯盏相碰,没有积水空明的庭院,没有三人之影。那高高垒起的书台早就留下了双手的印记,看着它一天一天地变黄,从里面能嗅出玫瑰花的味道,或许这时不仅仅是几张纸的分量而是一颗颗心所能积蓄的能量都装载其中了。

人生需要几场约定,才能走向生命最完美的终点。我似乎此刻又站在迷宫里,用呆滞的目光张望了四周,那些没有路标和指向的出口,都在眼前晃动,一个角落成就了一袭烟花的美丽;也成就了一处欢乐。隔着墙壁的视线能望多远,即便踮脚而盼似乎也是遥遥无期,那就让我在这里沉睡吧,只要心还在,梦必将会圆的。

(三)园中恰逢雨

小雨淅沥沥地下了一夜,喧嚣已久的闹市顿然一片宁静。不是因为雨的洗礼,不是因为夜的消沉,而是因为人们似乎对这场姗姗来迟的雨盼望已久,静听着雨打落叶之声,沉吸着天地之间清新气息。

落叶混合着泥沙以及雨水,毫无怨言的静静地躺在街衢中,让过往的行人任意地践踏,没有一个人会觉得落叶有任何伤痛之感,也没有人因为影响市容而徒手捡起,记得曾经看过孙见喜的一篇教子文《请自重,涵泊兄》,年仅三岁的孩童就知道折花将会给花带来的痛苦,并痛哭流涕地说:“老师,折断花杆花痛不痛?”由此,是不是想象到“人之初,性本善”呢?

闲来无事,僵滞已久的思维没有了源头,空气顿然凝固了,周身的血脉此时也没有沸腾的感觉,只晓得自己该是出门散步的时候了。喜好雨后的清净,喜好雨后的彩虹,更喜好雨后的竹林。雨后的风景就如同一幅淡墨山水画,远离喧嚣的闹市,远离耸立的楼群,远离摩肩接踵的行人。依山傍水之乡就是如此让人陶醉。

通往公园的道路正在重修,几天未见已颇有雏形,原来狭窄的道路泥泞难行,如今已经焕然一新。曾经一度也伤感过生长在道路中断的两颗银杏将置于何处?如今看罢方可松一口气,为了保护多年生长的两颗银杏树施工人员将其用砖墙防固,随同一道的儿子,欢蹦乱跳地迎上前来,看着生死相依的银杏树说:“妈妈,你看他们被保护起来了,彼此不再孤独。”我想,这是两颗幸运的树,或许因为他们能够白头偕老,生死相依之举打动了人们。同时,它也成了这条街道一个靓丽的风景。

踏进公园,对于热闹的人群聚集点,我并没有丝毫的兴趣。多数闲情逸致之人垂钓于湖边,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顿感惬意。通往竹林的道路幽远回肠,被雨水洗过的石子路清晰明朗地镌刻着竹子的身影,还有温馨的祝福语,仅此一条路就能体现设计者的用心良苦,喜欢这条人性化道路。进入竹林一阵阵寒气袭来,或许,它在时刻提示着游人此时以进入寒冬时节,眼前一片迷惑,站在彼地只有林间的小道穿梭其间,阴霾的天气昏暗沉闷,没有阳光的四射,似乎缺少了一份朝阳的喜气,然而,却给一对对情侣设定了优雅的氛围。

挺拔的竹子一个个精神抖擞,竹稍顶端的一髻发如同戴上了一顶帽蓬严严实实地遮挡着天空,对面的小道隐隐绰绰的有情侣相拥。或许,此时此刻竹林带来的寒气已荡然无存。两个人的温存就是整个太阳的光辉。然而,此时的竹子却找不到相依的同伴了,一棵小竹倒在了另一棵竹子的身上,儿子看罢急忙上前将其扶起,遗憾的是已经脱离了地面没有依托之所了,儿子心有余而力不足地说:“这怎么办,它将要死去了?”“那你它插入泥土,到明天它又会复活了。”此时,我用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妈妈,快看。”他用小手指着竹竿,我走近一看,原来是游人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愿,在翠竹的身上刻下了自己的愿望。

此时,我又想起了:人之初,性本善。或许,只有这种幼小的心灵才会怜悯这些脆弱的生命,只有这种童心才会为世间的一草一木而哭泣,并在乎它的生与死。

(四)跳动的雨音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这首《虞美人·听雨》似乎在讲述这一个古老而又悠远的故事,源自雨的灵动和延展,才如此地富有魅力和韵味。

雨不管是在何季节,变换的只是一种形体姿态,而那种永远不变的是一种深藏的内涵,隽永无比。从古至今,文人墨客都能从这绵绵细雨中品出非同凡响的意蕴。人们给予雨的不仅仅是人顺应天意的一种祷告。它也赋予了人类聪慧的头脑和善感的愁绪,以至于将这滴滴春雨赋予生命,场场天雨,从落幕到谢幕都是敏感人思维的源泉。

花雨交织,寒未尽。倾听雨的变奏,如同手触摸黑白键的感觉,从低音到高音,顺流而下,如流水般传来叮咚的声响,高至天空,一种完美的极致将心底颓废的生命之歌演绎。

清晨的春雨,旋转着妩媚的姿态,和着轻快的旋律,曼舞翩翩。葱茏绿意在雨的滋润下泛着青光,清脆的雨滴点点滑落在窗前的壁檐之上,悬空而待。一阵风吹散了凝聚多时的晶体,散落一地的魂魄,翩然之间,化作零星碎梦,流落空中,和着温暖的空气落入稍稍泛青的绿叶,顺着叶片的经脉坠入陈年的泥土。

丝雨如愁,愁煞古人愁今人。“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在雨落纷纷的日子里,一种莫名的惆怅涌上心头,揣怀这颗缅怀的心,遥望凝视远方的亲人:身栖两地末丛深,黄土一抔泪满痕,浮烟数缕袅袅去,魂散自家茔前根。一种惆怅两处情思。“昔我来兮,雨雪霏霏,今我往矣,杨柳依依。”“渭城朝雨浥轻尘,柳色青青客舍新。”古人喜欢以折柳来代表送别之举,然而在这浓浓的离别之时,还伴随着雨的纷扰,这番景致似乎又给离别增添了些许的惆怅。

雨的变奏不仅仅在于思愁别绪,而秋雨也留给大地一些枯零的碎想。一句“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我想这不只是描绘荷的残褪,也蕴含了秋雨独有的风格,凄凉中带着些许的风韵。那种静隅处之地,慢慢悄然地流落风尘,似伤、似喜、点滴入髓。

雨--变之惆怅、变之婉转、变之悠扬、变之欢快……竟在心底瞬间闪烁,以至永驻。

(原创作者:冷月满天)


北京去那所医院看癫痫病
癫痫频繁发作会导致死亡吗
河南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