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生计

2021-08-27 20:51:26 来源:长安文学 点击:10

【导读】雪花落在这个人多车多的都市没有一点的积存,全融为水,只有草坪上无人到及的地方盖着冬天的白色。过了夜的路面有些结冰,我在红绿灯前等车。

汽车就是装在四个轮子上的铁盒子,把人们从东移到西,从南移到北,从春移到夏,从秋移到冬。新车子从4S站买出来都要到我所在的“汽车装饰广场”贴太阳膜,铺地板,装座套。而每当这时,总有小则20多岁大则30岁的一些年轻人如站街女一样散漫地站在市场入口。看到新车子的到来,他们像站街女看到了嫖客样的兴奋,每人手拿自己的名片,一个比一个嗓门大声的吆喝着“专业装饰贴膜,汽车导航,GPS,专业凉垫……”,如有咨询的车主,他们会把车子团团围住,极力讨好着司机,介绍着自己的特色。如司机是连斜眼都不带看一眼的人,他们也会自动散开,偶尔也有执着的人跟车跑出多远,留下的却是车子快速过后的尾气,飘散在城市浮躁的空气中。

在此,先给大家介绍下他们的职业。他们是为装饰店拉客户的业务员,每做成一单生意,就有百分之多少的提成,这个数字要看装饰车子的等级,如果是一个面包,提成就少,如果是大奔,宝马,那提成就会相应的增加,因为贴膜是看车的出身的,就像人的表像一样,套句人话就是“看车要价”所以,每当有新车昂着高贵的头步入市场,总会引起他们一阵不小的骚动,总会有随车奔跑的人,而这正是他们生计的一种方式。

市场前面主干道——花园路。几年前很是宽阔的马路,对于今天多如蚂蚁的车子来说变得十分拥堵,好像一位日渐苍老的家人,再也担不起那沉重的担子。市场和花园路交叉口,装饰的孩子,三个一群,五个一堆,或站在马路的道沿上,或坐在路边的栏杆上,或玩着手机,或耍着烟盒,贼溜溜的双眼不停地注视着每部从跟前走过的车子,如有装饰意向的快速地向前靠近,全然不顾后面车子的危险,车子喇叭刺耳的吆喝,好像对他们有了深深的抗体,毫不理睬。

炎炎夏日,太阳并没有因他们的努力而收敛些阳光,相反,却很毒辣地烤着这个干渴的城市,已经有段时间没下雨了,城市的人们,汽车,植物,都渴得无精打采。火辣的阳光好像要把这个城市像烤羊肉串样把她应有的水份烤干。车子在急燥的天气中急速地跑着,虽然车内有空调开着,但还是带着夏那份昏昏的闷热,让人难受。

市场路边的他们染着黄发,戴着耳丁,嚼着口香糖,悠闲地抽着中等的香烟,诉说着网络上的非主流,一幅蛮不在乎的样子。是的,我们每人都从这个年龄段走过,都有这样一段人生,都有过我拿青春赌明天的想法,都以为我们的青春很多,我们的时间很长。而此刻,时间在他们指间如香烟般慢慢燃烧,他们全然不觉。

人们匆忙地在这个飞驰的都市奔波着,没有谁去在意大海中宛如水滴的他们。口渴的他们买瓶水,几个伙伴争着喝,我知道不是他们买不起水喝,而是在找寻年轻人那份争强好胜的喜悦,车子一部部从他们面前走过,几人一群地相互在一起侃着大山,交流着马路上豪车的身价,年轻的双眼讨论着眼前衣如薄纱尽显美好曲线的少女们。仿佛只有这些能为他们带来一丝的慰藉,也如那清凉的泉水浇灌着他们燥热的心灵。

因我工作的关系,我不知晓他们一月能赚多少钱。可听朋友说他们一月赚的不少,细想也是,要不怎会那么多人在路旁拉活?只是他们的收入来得是那么的不易,是那么的努力,路旁站街女们出卖的是那份妖媚的身体,而他们卖出的却是那份有时相对铁缝的车子来说看似脆弱的生命,因我有次看到他们差点被车子撞的危险!

那是一个冬季,昨夜飘着的雪花依然夹裹着带哨的寒风,不紧不慢地下着。

雪花落在这个人多车多的都市没有一点的积存,全融为水,只有草坪上无人到及的地方盖着冬天的白色。过了夜的路面有些结冰,我在红绿灯前等车,拉活的年轻人们身着羽绒服,吐着白气不断地在路边晃动着,以示驱赶冬的这份寒冷。突然,一辆奔驰新车急急地右转驶入市场,年轻人们看到大奔新车一下来了精神,因豪车赚钱,再有买这车的主也不在乎装饰的这点小钱。车子仍在走着,年轻人们从侧面围着大奔,这时,有个年轻人也许是想极力做成这单生意,他努力往前凑着,差点让别人把他挤倒车前,没有防备的大奔急忙刹车,车子在结冰的路面上小滑了一下,还好虚惊一场。我在马路这边看到,开车的奔驰哥狠狠地白了一眼拉活的年轻人,那一眼比骂人都难看,我看到年轻人透过车窗对着车里的人尽量的微笑,只是面部笑着的肌肉有点僵硬,仿佛冬季的这份寒冷给冻着了似的。之后,车子急急地走开,留下的那几个拉活的年轻人,和那留着痕迹的轮胎印在那个冬季寒冷的上午。

身后的电动车喇叭不停地吹着,把我的思绪从记忆中拉回现实,眼前的红灯已变为绿灯,我骑上单车慢慢的往前走着,不远处仍传来几位年轻人那高亮的嗓门“专业丰田RAV4导航……,专业奥迪铺地板,装凉垫,哥……”的声音在我身后渐渐远去。

哈尔滨癫痫治癫痫哪家好
哪里治疗癫痫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