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技巧 > 正文

窖藏童年的光阴

2022-03-24 14:59:17 来源:长安文学 点击:10

深秋的北方,寒露节气一过,就迎来了冬储的时令。

记得小时候,几乎每家都会自行挖一口菜窖,将白菜、土豆、萝卜、大葱等储存到里

面。菜窖冬暖夏凉,蔬菜不易腐烂,够一家人享用一个冬天。

??? 窖很深,要借助梯子才能下到底部。每次母亲取菜的命令一下,我们兄妹三人都会争

先恐后地去抢菜篮子,因家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篮子只能由取菜的人背着,余下的两人

只能在地面上守着,然后用绳子将盛满蔬菜的篮子从窖底拎拽上来。

下窖的人,一边要默记着菜的品种、数量;一边像寻宝一般挖着土豆,搬着白菜、萝卜、挪着篮子;还要回应地面人的问话,念着,念着一切就都搞混了。或许是欢喜食土豆的缘故,故它的数量常会“超标”,其他蔬菜则不自主地被遗忘。无奈,母亲只好依着我们取来的蔬菜烹饪,记忆中有过一天吃三顿土豆的经历。虽偶尔会被母亲数落,但也自觉“玩”得很是尽兴。

童年的记忆中,下窖取菜虽为漫长、寂寥的冬季平添了许多的乐趣,但也伴随着危险。

为了安全,取菜的时间母亲要求得很严格,不许长时间呆在窖里,还要地面上的人不停地跟窖里的人喊话。尽管母亲千叮咛万嘱咐,但“事故“还是猝不及防地发生了。在窖底,我拼尽全力地把菜篮托举至头顶,可哥哥在拖拽时没有拉住,蔬菜连同篮子全部倾泻了下来,只觉得眼前漆黑一片,我立马大哭起来。

当哥哥把我背回家的时候,母亲说她当时吓坏了,赶紧给我洗澡、换衣服、处理伤口。幸运的是只是脖颈和部分头皮擦伤而已,其他无大碍。现在想来,我大哭或许不是因为特别疼,而是被吓得够呛,眼前漆黑也不是因为晕倒,是黑泥糊了全脸遮了视线。

看着哥哥红着眼圈从父母房间走出来,猜到一定是母亲严厉地训斥了他。哥可能觉得 “愧疚”,偷偷地把我“窥伺”了很久的大白兔奶糖悄悄地塞给了我,我使劲地咬了一半送进了弟弟的嘴里,奖励他把菜篮子辛苦地背了回来。

那年,哥11岁,我9岁,弟5岁,甜蜜就这样烙在了童年的记忆中……

后来,家里的生活条件好了,买了冰箱,菜窖也就退出了“历史舞台”。

再后来,哥出了车祸,伤了脑神经,弟去了南方定居。

相聚时常会念起这段童年的“趣事”。哥病了后就像脑海里有了块橡皮擦,在一点一点地把人生的过往擦掉,独提及此事时,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光阴飞逝,那段有菜窖的时光成了记忆中最靓丽的风景,储藏在童年的岁月里绵长久远。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武汉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