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小说】一个女贼爱上我

2022-04-20 11:08:53 来源:长安文学 点击:14

我被解雇了,因为我放跑了一个贼,一个女贼,一个并不过分漂亮,但也绝不难看的女贼。虽然我这几个月的工作表现良好,上个月还因为勇敢的抓小偷,被超市经理奖励了五十块钱,但这次却鬼使神差的放了她。

“我们两口子都下岗了,我丈夫又病得厉害,我也是被迫的……”看着她可怜的样子和单薄的身材,我动心了--动的是同情心。于是在她那两滴晶莹的透明体还没有滑落到鼻尖的时候,我就放了她,更因为了那两滴泪水的缘故,我甚至还放了她掖在衣服里面的两包高档奶粉。

然而,有一个叫“电子眼”的东西,却没有放过我,虽然我愿意从工资里补偿那两袋奶粉,虽然我恳求经理看在我以往的表现上,放过我这一次,虽然我差一点也要像她那样,流出感人的透明液体,但经理还是炒了我,在扣掉了奶粉钱以后炒了我。

哀告无用,我干脆收起了一向吝啬的眼泪,凭着一身力气,总能找到工作吧。怀揣着义愤和憧憬,在街上逛了五天以后,变成了自怨自艾,并发展到对那个女贼的痛恨,如果不是当天下午,我被另一家超市聘用了,我几乎就要在过夜的长椅上痛骂那滑落一半的泪水。

“怎么又是你”?我扼制住快要爆喊出来的嗓子,“拜托能不能换个地方偷,我已经被你害得失业了。”她的表情比上次还可怜,身材在轻微的颤抖中,也好象更加单薄了,这一次滑落在脸上的不是两滴,而是两串泪水,“他快不行了,就想喝这个牌子的奶粉。”

我又被淹没在泪水中,眼看着她把奶粉藏在小腹前面的衣服里面,然后装成肚皮略微凸起的孕妇,消失在人群中。

这次幸运,电子眼没有抓住我,但不幸的是,一位顾客揭发了我。经理质问我的时候,我心知也躲不过去,干脆直说:“我失职,我陪偿。”

经理冷笑:“你赔得起吗?最近丢了几千块钱东西,据说一位假冒孕妇的嫌疑最大,现在我怀疑你就是同党。”

这个罪名,我可不能承认,但经理不听解释,一挥手,上来几个人翻走了我的身份证,“给你半个月时间,去把那个女贼抓来,证明你的清白,否则就报警抓你。”

于是,我又在街上乱逛了,比上次还惨,这次连工作都不能去找,只在各个超市大海捞针一样,去寻找那个并不漂亮、丈夫快病死了的女人。人家都是英雄救美,我也救人,却是傻瓜救贼。

鞋底快磨破的时候,我发誓只要抓住她,一定反剪双手,一路上像个真警察抓住盗贼一样,雄纠纠、气昂昂的把她揪到超市,去换回我的清白和身份证。

老天爷给了我这个机会,却不是在超市里,就在我晚上过夜的候车室长椅前面。我看到了穿一身黑衣服的她,“难不成她丈夫已经……”?再看到她的表情,测隐之心再度飘上来,我的善良并不是人格的超级美好,而是家里的父亲就已经病了五年,母亲的艰难和苦涩,我深深体会到。

她也看到了我,居然马上认了出来,轻声问了一声:“是不是我害你又失业了?”

我一下子结巴起来,幻想着把她倒剪双手游街一样的心情,一下子全没了,“不是……是我在车站找个份保安工作,这里的工资多一些。”说完这句话,我看了看远处真正的保安,昨天还骂我赶快滚呢。

她似乎很轻易的听出了我的谎言,“要不我跟你回去自首吧,反正抓进去更好,有人管饭了。”

我急忙表现出大气的样子来:“傻呀!去送上门!以后找份工作好好干吧。”这辈子还是头一回劝人向善,浑然忘了在家乡,因为给病重的父亲偷回来一兜香蕉,被母亲用撖面杖打到这个城市来。

她又看了看我,眼中竟温柔了许多,声音也更加轻了:“害你连丢了两份工作,要不……晚上你来我家吧,我总得补偿你一些东西吧。”

“呸”,我不知哪来的火气,粗鲁的吐了她一口,拎着我的行李包气呼呼走出了候车室。去超市的路上,我突然骂自己无用,去就去呗!有什么了不起!装什么柳下惠!再说,也许人家说的不是那档子事呢,也许是我想歪了吧。一路上胡思乱想,走进了超市才觉得自己又犯傻了,回来干什么?跑回家乡去不就得了!我就不信为这点子小事,超市还能报警全国通缉我?但一切都晚了,在众保安的关注下,我走进了经理办公室,准备等他挥手招进人来,倒剪着双手,把我推进警察局。

经理是站着的,他的椅子上有一个女人,穿黑衣服的女人。坐在那个位置上,我突然觉得,原来黑色也不只代表着哀伤,还有高贵的一面。

经理恭敬的退了出去,看我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恭敬,“你别奇怪,这两家超市,都是我父亲的名下”,她对我说。

“您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在“你”字下面加了个“心”,这个“心”字代表着对方的地位不容我不小心应对。

“因为我恶心”,她用了这个很奇怪的不雅字眼,“追我的人太多,有大学教授,有政府公务员,有青年作家,有成名的企业家,一个个都用美丽动人甚至是美若天仙的字眼来形容我,你看我美到那个地步了吗?我就想,如果抛却我父亲的显赫,我能得到的才是真实的。”

她顿了顿,又开始往下说:“我去餐馆打工,受到的都是岐视和白眼;我去精品屋卖服装,经历了顾客的苛刻;我再来超市偷东西,还饱受过拳脚之苦。只有你……”她那双大眼睛热切的看着我,饱含着深情,也充满了期望,更好象为这一手导演的《灰小伙儿》而得意。

我知道这双眼睛的意义,她代表着我以后的前途无量,但我只是一个来自农村的打工仔,哪里有足够的本事和学问,能承载起这份飞黄腾达的机会。

半个小时后,我从经理手中要回了身份证,她带着奇怪的目光追出来:“你傻呀!还要去打工?”

我笑了,想起了母亲的橄面杖,以及橄面杖下面带着泪花的一字一语:“咱人穷,不能志短!”

我是傻,要不当初也不会放过你呀!这是我的心里话,但终于没有说出来。

我去了另一个城市,还是一家超市,不知道为什么总和超市有缘。发薪水那天,我全部寄给了母亲,希望她能给父亲多买一些他最喜欢吃的香蕉和菠萝。

再回到超市的时候,卖奶粉的专柜上新来了一个营业员,穿着店服的她,正在看着我浅浅的笑,我也笑了,她突然跑过来,轻轻的对我说:“我和你一起打工,总行了吧!”

心情激荡的我,几次跑到洗手间去偷偷抹掉泪水,这种百感交集,一直延续到吃晚饭的时候。她拿来的酒,被我们喝了个精光,把旁边和我合租这间小屋的大老李,看得目瞪口呆。喝多了酒的我突然兴奋起来,又唱又跳。喝多了酒的她更是疯狂,揪起大老李,把他锁在了屋外面。然后抱着我也又唱又跳,从地下跳到了床上。

第一缕晨光,漫过窗帘,渗透到屋中来,她一直在咬我的耳朵,然后不停的笑。我被她咬得痒,也被她笑得毛,终于忍不住问她:“我有这么优秀吗?你乐成这样?”

她突然加了一点力,咬得我直咧嘴,然后伴着笑声,她略带得意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膜里:“这家超市,也是我老爸投资开的。”

小儿癫痫有哪些治疗方法
白银哪家癫痫病医院靠谱
癫痫到底能不能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