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正文

洪作良 ‖ 父亲的背影

2021-12-09 17:31:46 来源:长安文学 点击:14

文/洪作良

 

父亲,今年84岁了,前几年他的身体还算硬朗,还能做点农活,耍几亩农田,挣点口粮,存点小钱。近几年来,他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经常出现一些小状况,要住院治疗。伤风感冒是常有的事,治疗起来,要费些时日。这不,他又住院了,而且病得不轻。

 

那天,我正赶着农活,没有半点空闲的时间。可一听说父亲病了,心里着实很焦急。赶忙放下手中的活儿,亲自送他去县城,一直送到小弟家门前。然后我打电话让小弟来接他,再就是千叮咛万嘱咐。之后,又对小弟也是一番耳语。我站在楼下,屏息凝视地目送着父亲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蹒跚向上。我望着他弓腰驼背的身影,心里难受极了。

 

眼前不禁想起了6岁时的我,那时我患了一场大病,腿部和臀部都肿得厉害,是父亲早出晚归背我去医院治疗。天天如此,这样连续一个多月。他毫无怨言,尽心尽力给我治好病。父亲的恩泽我从来没有忘记过。现在父亲老了,不中用了,而且常常神情恍惚,耳聋眼背,什么事也做不了。但我们这些做儿女绝不能嫌弃他,甚至抛弃他,那是不道德的。

 

父亲的一生为我们这些子女,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长年累月置身于农田,终年的劳累,使他累坏了身体。他有胃病、痛风病、高血压、高血糖等病,常年吃药。他因此身体瘦弱,一阵风都能把他刮倒。他牙齿脱落的早,吃起东西来比较受罪,也没味道。

 

父亲的一生不容易啊!

 

在我的眼里,夕阳下一个佝偻着腰骷髅的身躯,干瘪的手挎着背包,跨着弓步吃力地往上爬。望着望着,我的眼睛湿润了,我一阵头晕目眩,感到心酸,感到内疚,也感到无能为力。心想:父亲老了,确实老了······

 

自从12年前母亲去世后,父亲总是独自一个人过惯了生活,不愿和我们兄弟五个住在一起,怕连累我们,拖累我们的生活。农忙季节,他还帮我们做这做那。稍有空隙,他就忙乎于他的小菜园。春夏季节,他的小菜园里满是青绿,莴笋、茄子、辣椒、黄瓜、瓠子、空心菜、油麦、苋菜等等,什么都有,品种繁多,花样齐全。自己吃不完,还经常挑来送给我们吃,并时不时地去县城送给小妹和小弟吃。秋冬季节又是一园青色,黄心菜、卷心菜、上海青、乌菜、芹菜、萝卜菜等等一应俱全。他的小菜园里一年四季青菜颇多,吃法也甚多。由于父亲善于经营,他一年到头很少在集市上买菜。

 

 

可自母亲去世后,他的性格变得古怪,很少与人交往,天天宅在家里,不肯出门,也很少听他说话。就连他的小孙子、孙女也懒得搭理。而我的妻子是个贤妻良母,见过世面,讲情讲理。她经常去父亲那里问寒问暖,关心体贴他,与他闹闹心,谈谈家常。

 

随着年龄的增长,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时常犯些小毛病,不得不住院治疗。我们兄弟几个轮流地照顾他,不让他受点点委屈。

 

如今,我坐在办公室里,脑海里时常闪现出父亲那有点驼背的身影······我的眼里闪动着泪花。

 

父亲老了,确实老了······眼前父亲的身影常伴随着我前进。


什么引起癫痫发作率高
北京哪里可以看癫痫
西安治疗癫痫病哪家病院好